CBA

由不可说成为皆可说,韩雪走了十五年

2020-01-16 23:58:3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文/阿南)

198 年的一个冬天,韩雪出生在苏州姑苏区的一个雪天里。

她也没有特别避讳过自己的家庭。关于韩雪背景的一切,其实都可以在网上查到:

“父亲是机电工程师,母亲是军医。在朝鲜战场上,奶奶是志愿军文工团演员,爷爷是师长,一生南征北战,后定居于苏州。”

“南征北战”四个字,看起来轻描淡写,实则蕴含了太多东西。而韩雪如今的为人处世,也大多受到了这位老军人的影响。

从最开始出道时的成谜家世,到如今凭借《声临其境》口碑翻身。“背景很神秘”的韩雪,这次终于成为了“演技很惊艳”的韩雪。

《声临其境》这档节目,在国内抄袭成风的综艺界实属一股清流。该节目以台词和配音为切入点,每期邀请四组台词功底深厚或是声音动听的演员和配音演员同台竞声,每一期都带给观众新的惊喜。

在赵立新和朱亚文等男星展示过自己的磁性声音之后,节目组在第四期邀请了四位女星。而韩雪,无疑是这一期节目中最大的亮点。

以她平日里在镜头前的表现,我以为她即便是配音也会选择偏知性的角色。万万没想到,她赤脚上阵,第一场就选择了海绵宝宝。

别说现场嘉宾了,即便是镜头前的观众,如果把屏幕左边的韩雪遮住,也很难把这个动漫人物和她的脸联系起来。

她就这么全情投入到海绵宝宝的世界里,一口气从头哭到结束。更夸张的是,她还同时为奶奶配音,气息转换毫无破绽,甚至让围观嘉宾以为这段是播放的原声。

紧接着,她又为观众带来电影《星语心愿》中张柏芝的哭戏。

同是哭戏,却是截然不同的两种表达。韩雪把每一口气都与镜头中的角色对上了,甚至到最后自己也随着镜头里的张柏芝流下了眼泪。

一个配音,声泪俱下。不是演戏,胜似演戏。这种职业能力,实在该让许多在镜头前哭不出来、笑不出来、台词全靠配音的演员汗颜。

由于过于专业,以至于嘉宾们猜测,是不是专业的配音演员?

然而惊喜还远远没有结束。

在节目的最后一个环节里,韩雪与众女星重现《金陵十三钗》中秦淮女子的风姿。

旗袍这种衣服实在太挑人了。韩雪的身高、仪态、气质,在这件深蓝旗袍的衬托下越发显出优势,颇有民国大家闺秀的风韵。

这或许也是这幕戏里她唯一的一个缺憾——

韩雪的气质过于清冷高雅,少了玉墨那种风尘里打滚的媚态。

但纵观全场,她的表现仍是最惊艳的那个。除了玉墨这个角色本身的风采,她的气场也完全压得住角色的复杂度。

尤其是当她说道:

“大家都知道自古以来,都说我们什么。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 花。要我说,我们干脆干一件顶天立地的大事,改一改这自古以来的骂名。”

实在是把那种决绝演到了极致。

《声临其境》这个节目,是有点“学院派”的。

因为它对专业素质要求极高,所以邀请的嘉宾大多经过科班训练。如果不是这个节目,我也不会知道,韩雪其实毕业于上海戏剧学院表演系,且录取时文化考试是当届第一名。

因为专业,所以能在极端的感情之间切换自如。因为专业,所以可以控制自己的声线,让旁观者对她的身份摸不着头脑。

17岁那年,她参加香港嘉禾影视公司主办的“世纪之星”影视歌新人大赛并获得全国金奖。

18岁,她被上戏表演系录取,通知书寄到家里长辈才得知她的决定。“出身名门”的人,进娱乐圈大多带了些玩票性质,韩雪却是实打实的在热爱这份行业。

出道这么多年,韩雪在荧幕上大多扮演的是温婉可人的角色。

可根据人设出彩定律,能让人印象深刻的女人大多有点烈性——

比如巩俐的菊仙,章子怡的玉娇龙。

所以当她和玉墨产生化学反应的那一刹那,观众的情绪在瞬间被点燃了。

她能和玉墨产生共鸣,因为她们骨子里其实都是“大女人”。而能出演这种类型的女演员,在娱乐圈是少之又少。

韩雪之前也出过一些新闻,画风和别的女明星总是不太一样。

别的女星换手机,她修手机。

别的女星直播美妆,她直播数码产品。

别的女星在微博上发发宠物发发街拍,她常年致力于在微博上炮轰各种违法现象。从携程监督到移动运营商。

在参加星月对话的访谈时,她说:

“我没有言不由衷的时候。”

“我没有什么特别后悔的事。”

“我知道什么是最重要的东西。”

她活的特别坦荡。看起来柔弱,骨子里却是个固执而独立的人。

在过去,只要韩雪出现的地方,就必然会有关于她背景的讨论。随着年龄的增长,她对这个问题的态度也越发坦然起来。

说起工程师父亲,她大方的表示:

“那时候其实大家条件都差不多。我爸爸上班挣一百块,别人也是。同学们只是觉得,啊你是大院的啊有点神秘,平常他走在外面更是一点那种印记都没有。”

她口中的爷爷也只是个接送孙女上学的老人。

“小时候从幼儿园起就是我爷爷骑自行车送我。后来大了一点,他就骑车把我送到大院门口,再把我带到马路对面,然后我自己走过去。”

有句话,说女人二十岁之前的脸是家庭给的,二十岁之后的脸就是自己给的。

韩雪刚出道那两年脸上还有些摆脱不去的稚气,看起来就像是那种被家里保护得很好的女孩。而十五年过去了,她从“乖乖女”长成了“大女人”,神情和举止都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接受《声临其境》的后台采访时,韩雪把长发束起来,带一副眼镜,整个人利索的像一把出鞘的剑。

在这个傻白甜当道,女明星过了三十五就面临演妈困境的演艺圈,我们真是太需要这样的女演员了。

从《跟着贝尔去冒险》中的挑战自我,到《这就是生活》里的十项全能。

或许我们早就该发现,在韩雪温和柔弱的外貌下,藏着一个极度自律的灵魂。

接受采访时,她曾说过这样一句话:

“我的危机感不来自于表演本身,我的危机来自于到了三十岁突然觉得学习的时间不够。”

这种危机感让她开始学习英语,开始思考对事物的认知。

2016年年底,她的TED英文演讲《积极的悲观主义者》获得广泛关注。

2017年,韩雪参加V影响力峰会,发表名为“找到痛点,才有嗨点——放下身段的科技才值得爱”的科技演讲,把自己的思考融入进去。

三十五岁,不是女人开始年华凋谢的时刻,而是经过年少的迷茫后,开始绽放成熟光彩的时刻。

2012年,韩雪曾发布专辑《他们说》。专辑中有一首她自己作词的歌:

“挖个洞把我们埋到地底下/来年会不会盛开缠绕的花/我们会继续消失在此刻的盛夏……”

她这些年走得不紧不慢。演戏,唱歌,参加访谈,姿态越发的优雅。

有太多人终其一生也难以摆脱一句“不过是出身好”。

韩雪却终于,在这样一个含金量极高的综艺上,证明了自己的才华。

长春治疗银屑病正规医院
济南华夏医院好吗
金华白癜风病是怎么来的
赤峰看癫痫病价格
扬州好点的癫痫病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