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六爻书 卷二 第49章 罗浮·魔音贯耳

2019-12-04 02:49:2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六爻书 卷二 第49章 罗浮·魔音贯耳

不说法宝“锦屏”此时就在锦屏山中,便是任由李扶戏施法,他也破不开这锦屏山。

若是如此容易,昔年张魔君攻打西蜀秦川时也不用设计杀害美少帅了,直接施展大法力破开巴蜀千仞不是更好。

话虽如此,甘小妹还是拦住李扶戏,喊道:“三哥不可,此处虽被何魔屠灭,然则毕竟为巴蜀要冲,若被你坏了阆苑,道门容不下你!”

李扶戏闻言只好作罢,使弄磐郢剑护住这一方飞石,见东山园林近在眼前,他心中也是越发焦急。

不一会儿,飞石破开血雾进了东山园林,就听得断星河叫声不好。

院中满是尸兵残躯,杨清几个大活人不知所踪。

“糟糕,中计也

!”王世冲眼中绿色隐去,慌道:“锦屏山时空被人操纵,来的怕是魔门君侯真身!先前我们便在东山园林,若是直落而下便能见到杨清几人,现下眼前所见皆为虚妄,却是在嘉陵江。”

“嘉陵江”三字甫一从他口中说出,就听得哗啦水声,嘉陵江出现在脚下把他几人一口吞了,裹挟着冲散开来。

天地大势自然之威,人力岂能阻挡。

一语成谶,先前李扶戏言打破锦屏山,水淹保宁郡,不想现下真被人开了锦屏山!使得嘉陵水乱,乱了此间山海。

见红色巨石缓缓落下,杨清也只是和李扶戏对话两句,就看他们操控着飞石往嘉陵江去了。真是气炸了肺,骂道:“你个天杀的李扶戏,真就这般丢下我!”

“师父,你们往哪里去?”姜劫也是连声呼唤,实不知他们的作为如人照镜,在王世冲等人眼里都呈现在相反方向的嘉陵江上。

气急败坏的喊了半晌,此处尸兵也已被他几人劈碎,杨清等人转而向着‘讧云障’攻去,却不能奈何这血雾半分。

张飞明叫道:“三位仙长,我感到这‘锦屏’好似叫我去山后,说有法力破开血雾。”

“郭雀,给我打。”杨清头也不回道,和姜劫不甘心的对着这血雾一阵猛攻。

应了声是,郭雀将一腔气愤全部发泄在张飞明身上,拳脚招呼不够,手抓着长弓来打。

隐在暗处的何红云都不禁为郭雀捏一把冷汗,见张飞明被打的滚地乱爬,他也是生出几分真火,毕竟和张魔君有着龙阳之好,虽只是一具分身,也不能让人如此折辱。

‘讧云障’的血腥味道大涨,让杨清和姜劫二人都感到一身血液躁动起来,几乎要忍不住砍向对方。

血雾中响起声来,话语如魔鬼的引诱,似天神的谏言,像凡人的祷告,“杨清,你韩钰师兄被王世冲断去一臂,流落江湖,你不恨玄侠么,杀,杀了这姜劫!”

“姜劫,你可知昔年水西寨外,那害死你姐姐,打断你腿的妖蛇是谁养的?是神箭庄!童男女精血喂蛇,蛇成而为弓弦!一辈子的跛子,看不到希望的复活。你不恨么?你不恨么!”

“杨清,你可记得五行桥,若不是王世冲,你怎会坠身蛇窟,你这皮相之下的丑陋是谁赐给你的!”

“仇仇仇,恨恨恨,到头不过一个杀字!杀!杀!”

啾啾鬼鸣,不停窜入杨清和姜劫耳中。

姜劫修行孔雀仙经,又得水火风三卷天书,底蕴之厚岂会惧这魔音,仍自施展本事攻击血雾。

而杨清,修行的是神箭庄五楼十二城中,第三楼的本脉法诀“揽月”,此法阴柔,防守最为薄弱,再加上她在五行桥秘境得到竹郎君传承,更是越发向“阴”靠近,骤闻魔音,功法又不相克,只凭灵力抵挡,已是快要疯魔。

“区区魔相诀,当小爷不会。”姜劫冷笑一声,口中亦是放出魔音。

兴元谷底,四神兽三名弟子传给他的功法秘术,其中就有这魔相诀。

“哼,与你玩玩罢了。”何红云见姜劫使出魔相诀,也不再做无用功,取出黑玉笛来放在口中吹起。

律术法宝,唯有仙魔两门为最,仙者苍茫派“玉壶冰”,魔者北冥府“黑玉笛”!

黑玉笛音骤然响起,泛起道道无形涟漪。

郭雀最先承受不住,血红色的双目闪着邪光,抽出腰间短刀直刺杨清。

叮!

一柄金剑横在当口,听得姜劫怒斥,“雀哥儿,道心如此不稳!找打啊你!”

郭雀本就对这姜劫存了满腔嫉妒,也就是此时被黑玉笛操控不能开口说话,不然早破口大骂了。

此时被姜劫责骂,尚存的意识使他妒火大盛,将手一抬做个捻弓动作。

就是一枚法箭射出!

说来话长,当姜劫拦住郭雀偷袭时,郭雀紧接着放出法箭。

姜劫扭头躲过,却冷不防中了杨清一记暗箭!

何红云见了,拍手叫好,“跛脚小子,杀!杀了他二人为你姐姐报仇!”

“何魔,闭上你的臭嘴!我姐姐苏梦身死水西寨化形妖蛇之手,与她二人有何关系,休在那胡乱攀扯!”姜劫愤怒出声,只是中了杨清一记暗箭,他纵使有着滔天大法力竟也难如先前一般力压杨清同郭雀二人,此时只是打了个旗鼓相当。

何红云见姜劫答话,心中暗笑这姜劫若不起疑心何必多此一问,当即咯咯发笑道:“跛脚小儿,且听我细细道来……”

躺尸的张飞明偷摸起身,带着“锦屏”从后堂走了。

何红云见着了,心中亦是暗忖:“世人只知魔君姓张,却无人识你名姓。这张飞明,怕也不是你真实名姓吧!”

何红云心中话语,张飞明自是听不见,下了锦屏山后就到嘉陵江畔,只见大江似被熬煮一般翻滚不止,却是周紫云以一己之力困住了王世冲五人!

再说王世冲,下了江水浑身湿透,幸得昔年在南川练得一身毛孔呼吸法,倒也无碍。

急施蟠钢剑化作黑色剑光护住身躯四下寻找,入目满是紫色烟雾,一如二十六年前的那个雨夜!

心中怒火仿佛要烧透神魂,王世冲也知这一遭是中了埋伏,强忍着不让自己发狂,四下寻找甘露等人。

就见眼前突兀景色变化,到了一方亭台之中。

“幻清道法!你是谁?”王世冲惊呼。

亭中还有一全身被黑袍笼罩不知男女的人,答话道:“我乃北冥魔君、张瞬七!”

安徽省中医药临床研究中心附属医院怎么样
济南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比较好
山东牛皮癣治疗方法
新疆哪家医院治疗男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