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权国 1249 风雨同来(五)

2019-12-04 13:12:2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权国 1249 风雨同来(五)

海风刮过龙级战舰的船帆牵动的缆绳,一只白色的海鸥带着几分惊慌的姿态,收缩翅膀落在在龙级战舰高高的桅杆上,港口上到处都是来回奔跑灭火的人,场面混乱之极,海鸥并不知道港口发生了什么,在本能的在高空盘旋了一阵的后,终选择了距离海面两百米远的舰队桅杆,与那片冒着火焰的可怕地方相比,这些巨大的战舰明显加让它放心

‘还有30分钟,命令舰队做好攻击准备!“杜斯特伦凯的目光从桌子上摆放的刻度表上收回,他有些不耐的向站在门口的副官喊道,然后整理了一下衣领,从自己的指挥舱里走出来,

海面上的情况已经起了变化,因为港口的沉船太多,夹杂着杂物的海浪从港口方向反灌回来,重重的撞在舰队的船侧面底板上,战舰的碎木,海盗的尸体,各种各样的杂物,混着海水中浮浮沉沉,密密麻麻一大片,

舰队静静的观察着远处港口,火焰基本已经被扑灭,但在靠近出口的方向,整排的建筑物都被大火烧成了黑色,即使隔着两百米的距离,也能够让人清晰的感受到那种炙烤灵魂的感觉,就像一道巨大的黑色翻口,映照在被称为港口的生物上,

很凄惨的画面,目测对方的损失绝对在千人以上,杜斯特伦凯脸色平静的放下手中的瞭望镜,这些并不是他需要担心的,这样惨烈的场面对于他而言,也已经不是第一次,在偌德南部的大海战中,加惨烈的场面也是司空见惯,从本质上来说,杜斯特伦凯的性格里带着一种属于杜斯坦家族的散漫,恶搞,甚至有几分自大,但作为军人。他也同样具备敏锐异常的目光和毫不留情的作战风格。

”司令官,鲁尔中队长还在上面,如果下令攻击,会不会。。。。。。“在他的旁边,刚刚传达命令的副官带着一丝犹豫的神色返回。

”这一点应该问题不大!杜斯特伦凯眼睛微眯的盯着远处。声调淡然的说道”鲁尔的前身是一名海盗,就算对方不会投降,但也应该不会为难他,反而我们一味的忍让和拖延。会让他的劝降很难有说服力,适当的武力展示,能够让对方清楚,顽固抵抗的下场只有一个,那就是死!如果他们不投降。我也不介意将整座港口轰上天,然后在派出精锐的陆军清理岛屿上的残敌

,将他们头颅一个个的挂在架子上”

海面上舰队的变化,很就引起了岛上海盗们的恐慌,他们看见远处本来静止的战舰开始缓缓移动起来,然后是侧面的巨大甲板,突然如同鳞片般向外翻开,那种场面简直可以用壮观和诡异来称呼,总数超过两百五十门。已经完成了冷却和装的雷神炮口被水手们推了出来,

雷神的后座用坚固的铁索固定住,整排整排的黑色幽暗的炮口,着港口的方向缓缓抬起,就像正在酝酿积累力量的雷神之锤。带着一股死亡毁灭的气息,就是傻子也看的出来,那是即将发起面攻击的前兆,

“妈呀!”

港口上乱成一片。正在救火的海盗丢下水桶就跑,在会议厅的阁楼外。一名海盗小头目脸色惨白气急败坏的跑上通往会议厅的楼梯,因为跑的太急,他在门口跌了一跤,刮破了鼻子,搞得满脸都是血,刚刚跑进会议厅就马上大喊起来“,去禀报罗伯里奥大人,敌人即将开始面攻击了!”

他洪亮而带着几分恐慌的声音,几乎是一字不落的传到了正在议事厅内众人的耳中,正在议事厅内争吵的众人顿时安静下来,在这些人里边,有人提议投降,也有人提议抵抗,

”我觉得应该有所决定了!否则继续下去就是死路一条“一声红色的安洁琳挺着傲然的身材从座位上站起身,她娇媚而细长的眼睛,精光闪烁的扫了一下众人难看的脸色,精明的说道”我不管你们怎么决定,我是不会在这里等死的,我是刚非人,没有必要参合到你们欧巴罗人的仇怨中来,我现在就派人去跟他们交涉的“

”安洁琳小姐,你以为对面会管这些吗?对于他们来说,这座岛上都是敌人,我们只有团结一致,固守等待公国的援军才是好的办法!“

提议坚决抵抗的米克拉尔子爵,嘴角轻蔑的一笑,在这种情况下,他也管不了是否得罪人,如果海盗们决定投降,第一个要被处死的人,必然就是自己,在色厉内荏的表面下,何尝不是惶惶不安,但他生性狡诈多变,遇事沉稳,否则也不会被诺曼底公国赋予这样的职务,能够与凶残的海盗打交道人,少也是一个非常有胆魄的人

”我既然能够派人去交涉,自然就有让对方同意的条件,这一点不用你担心!“安洁琳冷艳的脸上露出一丝嘲弄的笑意”不要忘了,我的手上,可是还有你跟我们刚非帝国,刚刚交易的2000名萨兰德女奴隶,我相信仅凭借这一交换条件,对方就会答应安放我走,至于诸位,自求多福吧!“

安洁琳说完,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了会议厅

”这个女人。。。。真是太可恶了!“

望着安洁琳离开的背影,米克拉尔子爵气的牙痒痒的,手指在桌子下面紧握在一起,因为用力过度而微微发白,他担心的就是这个,这些带着各自利益的走私商人,是绝对不会与岛共存亡的,而只要有一个人选择妥协,后面的人就会有样学样,大难临头各自逃命。

”要这么说,我手上也有一批500人左右的萨兰德奴隶!“果然,又有一名走私商人从座位上站起身,带着几分歉意的说道

”是啊,这样磨蹭下去,就是等死!“多的人站起来,很在七家海盗的对面。就走的只剩下米格拉尔子爵和穿着一身钨铁锁甲的佣兵头目瓦尔雷,

这名独眼的佣兵头目神色歉意的左右看了看空荡荡的座位,也缓缓从座位上站起身”看来,我也应该走了,有什么对不住的地方,还请原谅!但是这种情况下,能够活下去才重要“

”瓦尔雷,我出一万金币,只要你们坚持到公国的援军到来!“米克拉尔子爵神色焦急的说道,在他眼里,瓦尔雷就是后一根救命稻草,可惜这根救命稻草很奈的表示“你就是给我十万金币,我也法用200人对抗5000人啊!”

“投降吧!不管怎么说,我们还能够活下去!“海盗大头目罗伯里奥下定了决心说道,

”你们这些懦夫,公国不会放过你们的!“米克拉尔子爵气愤的从座位上站起身,一甩手向会议厅的大门走去,这时,一个消瘦的人影拦在了他前面

”子爵大人,你这是要到哪里去?“扎比列一脸讪笑的看着他,细长的眼睛露出让人倏然的寒意

”你们想要干什么?我可是诺曼底公国的子爵!一个真正的贵族“米克拉尔子爵脸色变了变,他装出整理衣袖的动作,脸上故作镇定的质问道

”如果你们敢对我做什么的,公国大军一到,你们必将鸡犬不留!“

”不干什么,只是别人都有礼物,我们没一点拿的出手的东西,只怕也说不过去啊!“扎比列笑意浓浓的猴子脸,让这话听起来是那样的刺耳”不如就请子爵阁下帮一下我们吧,一个小小的礼物而已,也不会有太多的痛苦,我保证,只要一下就行了,绝对的干净利落,而且你的主子,尊贵的诺曼底公爵也一定会为阁下拼死护岛的决心所感动的!“

”混蛋,你们这些该死卑鄙耻下流胚子!你们。。。。。“米克拉尔子爵的脸色苍白的连连后退,此刻他还不知道这些海盗想要干什么,那就真是傻子了,

”阁下还请住嘴吧“

海猴扎比列嘴角冷笑了一声,从墙上抽出一把锋锐短刀,一步一步逼近墙角的米克拉尔子爵,脸上杀气腾腾的说道”跟你们尊贵的诺曼底公爵相比,我们这些人自能算是在夹缝里生存的可怜虫而已,如果论起卑鄙耻,公爵大人加适合这些美妙的词语才对!“

”你竟然敢污蔑公爵大人。。。。啊。。“

一道从扎比列手中射出的寒光让米克拉尔子爵激扬的痛骂声嘎然而止,短刀射中了子爵的胸口,鲜红的血就像梅花绽放般,从伤口位置喷涌出来,侵湿了子爵高档光滑的衣缎,

“你们一定会后悔的!”在扶着框倒下的那一刻,米克拉尔子爵逐渐失去了生命气息的瞳孔,看着远处的海面,那是诺曼底公国的方向

在他临死前的脑海里,数的记忆碎片在晃动

”米克拉尔,我需要你去办一件事,从今天开始,你将不再担任我的护卫,你愿意成为公国的影子吗?“一间略带黑暗的房间内,40岁的公爵大人倒背着手遥看着远处的海洋,声调凌厉的问道

”是的,我愿意!“一个精神奕奕的年轻人半跪在地上,毫不犹豫的朗声回答道,一把银色的骑士剑鞘静静的躺在地上,上面的红宝石闪着幽暗而红如火焰的光泽,就像一颗跃动的心脏

小宝宝便秘怎么办
孩子咽喉肿痛
小儿脾胃虚弱的治疗
心肌缺血时st如何变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