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补天道千一一一火种从何起世界在哪终

2020-01-19 19:38:3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补天道 千一一一 火种从何起,世界在哪终

地面的火海一片燃烧的如此剧烈,把森林映照的一片血红,每一棵树木的脚下,都冒出如根须般的火苗,就像盛开了一朵朵鲜红的花。

满地都是火苗,却不感觉到热。孟帅置身火焰之中,并没有看来那样受到炙烤。然而,这并不是说他没有感觉到紧张。相反,他很恐慌。

因为他发现,自己对神国的掌控力,正在一点点丧失。

每一点火焰,就像一个阻隔板,阻断了他对神国的感应,而当他跟神国断开联系的时候,骇然发现,那一片土地已经产生了奇异的变化。树木倒下,变成木桩,石头散落融化为陶土,野草一片片的被烧为白地,整个神国面目全非。

而这些,虽然发生在火焰焚烧的土地上,却没有一样是火焰直接造成的,都是那些泥土人举着火炬,迈着步伐飞快的造就的。

只是一眨眼的功夫,他就认不出自己的神国了,那已经不是他的神国,是火焰照耀下的新世界了。

“原来如此……”虽然惊怒,孟帅声音还是很平静,“践踏、毁灭、寄生、控制……这就是你的神性吗?”

元化闻的声音淡漠:“这是火种。我愿意把这种火种叫做――改造。”

孟帅心中一动,脱口道:“人神?”

元化闻声音依旧漠然,毫无抑扬顿挫,几乎不像是人所发出的,道:“你这蝼蚁也配知道吾神之名?你若虔诚求恕,便跪下称我为‘陛下’,为我忠实信仆,我便宽恕你的罪过。”

孟帅突然道:“你到底是谁?”

神棍有很多种,纵然是天生狂妄的疯子,只要曾经是个人,刚刚修成的神,也不会用这种口气说话的。元化闻这种用词让孟帅一阵恍惚,想起了某些记忆里的东西。

元化闻道:“你不配问我的名字。还要垂死挣扎么?”

孟帅道:“跳大神的疯子,给我滚蛋――”/p>

话音未落,整个地面突然翻了起来,一场大地震突然骤然爆发!

这场地震和天然的地震先震动再摇晃不同,没有任何预兆,地面突然开裂,然后崩塌。所有的山林和土人一起埋葬起来。整个神国霎时间夷为平地!

这片山林建造的时间不长,毁灭的时间更短,几乎一瞬间,孟帅就亲手掩埋了自己的心血。

他这场掩埋,几乎动用了所有的力量,涉及的范围不是山林,还有周围,正片平台的土地都听他指挥,被他完全淹没。而那些寄生的火种一起被埋下,彻底熄灭。

没有火种,后续的力量从哪里来?

元化闻在天上看见,笑了笑,道:“不错,这一下很漂亮。不过你的眼神是不是不济啊?”

孟帅一怔,就见平台的土坑边缘,一个小小的土人从角落里爬了出来。

土人手中,还举着一支火炬!

元化闻悠然道:“看见了么?你要毁掉火种,可是漏掉了一个。只要有一息尚存,火种是不会熄灭的。”

那土人举着火炬往大地中央跑去,孟帅心中一跳,感觉到了不妙。

就见那土人跑着跑着,从一个人分裂成了两个人,两个分裂成四个,不断地衍生,几步跑下来,又是漫山遍野的土人。

土人们举着火炬,向孟帅冲过来,一眼望去,如漫天飞火,汹汹而来。而此时孟帅的身边已经没有山林了。

元化闻的声音适时传来:“现在,你可以尝一尝火种的滋味了。”

孟帅望着那繁星般的火炬,眼睛有些发直,叹了口气,道:“算了。时间太短了。”

元化闻挑眉道:“怎么――你放弃了?”

孟帅道:“不是放弃。我构筑世界的时间太短了,有很多事情做得不精当,还是准备时间不够的缘故。到底是别人的力量,一时比不上也是寻常。”

他这么说着,后面铺天!地的土人已经冲了上来,仿佛平原上奔腾的万马。他的身影单薄的如同砂砾,随时都要被人踩在脚下。

此时,他依旧抬头望着元化闻,丝毫没有意识到背后的危险。

元化闻也抱着肩膀看着,虽然孟帅处境凶险,但他也知道,那只是看起来而已,毕竟孟帅还有神力,靠土人践踏把他踏成肉泥,那得釜底抽薪,把他彻底废掉才有可能。

现在还不是时候,所以元化闻道:“哦,你想怎么样呢?”

孟帅道:“还是用我自己的方式吧,之前早给你准备好了,若不用上,实在有些亏了。来,跟我念――”

说到这里,他陡然跳起,身轻如燕,直入云端。潮水一般的土人扑过来,都扑了个空,随即把他站的最后一处空地淹没。空场上除了高台,只有密密麻麻的土人。

孟帅跃到空中,第一次以俯瞰的视角观察元化闻。在空中元化闻站在丹鼎旁,显得十分单弱,就像是丹炉上的一个挂件。

元化闻道:“你在天上以为不归我管么?可笑,我天上地下,无所不在!”

孟帅道:“我没这个意思。只是提醒你一下――注意背后。”

元化闻蓦然回头,就见高台上,几个土人已经爬了上来,正越过栏杆,往他这里爬去。

元化闻皱眉道:“谁让――”

话音未落,异变陡生。几个土人突然如猛虎扑食一般,疯狂的扑向元化闻。

元化闻大骇,随手挥落这些扑上来的杂碎,却不料身后也有土人涌上来,抱头的抱头,抱脚的抱脚,把他纠缠在中间。

他这才反应过来,喝道:“好个卑劣的小贼,竟敢鱼目混珠!”

孟帅笑道:“混你怎么样?你眼神不济,别怪别人。”

刚刚那种情况,漫天遍野都是面目模糊的土人,是哪一方的怎么看得出来?孟帅还有神力,制造几个同样的土人有什么困难?

只是他也没多造,这些土人杀伤力有限,除非成规模,可是若耗费力量大量制造,又回到互耗神力的老路上去了。而刚刚他出招先震塌世界,再拼神力显然是以己之短攻他人之长。

他真正看重的,还是一个“混”字。

刚刚火种之下,虽然侵蚀了他的神国,但在他的努力之下,也控制了一部分沾染火种气息的神土。这些神土一共没有多少力量,控制的如意度也不如从前,但它们确实有异样的信息。

孟帅将它们全部调集出来,改造成土人,混在大部队中,就是想试试看能不能混到那高台上。要知道那高台可是禁区,孟帅之前神力充沛时都没冲上去,看来以强力破坏很难,唯一的方法或许只有中心开花。他冒险一试,竟有奇效。

不过,虽然这一冒险尝试比较顺利,可是要靠这些土人来战胜元化闻,当然也是休想。元化闻自身的实力不可小觑。虽然孟帅总觉得他被限制在高台上之后,实力不增反减,但也不是这些土木人可以制服的。

他只想用这个出其不意的意外,换取一个机会。这个机会稍纵即逝,很可能只有一次。所以他睁大了眼睛,死死地盯着高台上发生的一切。而他的手则背在后面,手指掐算,做着最好的准备。

砰砰砰――

孟帅催动了土人自爆,一片烟尘中,剩下的土人一拥而上,将元化闻拉住。这时元化闻就不能如之前一般轻松的击退土人,竟然被几个土人抱住,身子往旁边移动了几尺。

几尺的距离不远,但他的手确确实实的离开了丹炉。

机会来了!

孟帅的手从背后伸出,一团光芒虚托在手中。

就在之前,他的手中也有这么一团光芒,不过那时的光芒是翠绿色的,充满生命的气息。而现在的光芒则五彩缤纷,如大千世界一样多姿多彩。

很难说那光芒中有几种颜色,肯定有五行的红黄青白黑,有土的厚重,火的热情,水的润泽,木的活泼,金的锐利。还有风的轻盈、雷的暴烈、光的神圣……

但更多的,是许许多多气息掺杂在一起,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混合,这些混合并不混杂,而是自然的融合在一起,就是天地生成的一般。自从天地初开,阴阳分野,何曾有元素分明的时候,这样和而不乱的交融,才是真正的天地。

现在,他手中,捧着天地。

可惜这天地在他手中,还不算真正的稳定,即使是融合比较稳定,也还是边缘模糊,有溃散的趋势。好在外面还笼罩了一层盈盈的绿光,那绿光正是之前的世界之心,现在变得稀薄而朦胧,却仍有顽强的生命力,它保护住了天地,让它呈现了几秒钟的固定形态。

几秒钟,也足够了。

以孟帅的实力,尚不足以直接掌控一手天地,他只是拼尽全力,维持着一瞬间的融合。

因为拼命,孟帅的脸色也不好看,他脸色苍白,额上汗水如浆,神色变得狰狞起来。

虽然看似挣扎许久,但其实从他出手到放手,只是一瞬间。

在机会出现的瞬间,他放开手,让那点天地从空中坠落――

一瞬间,除了眼前这点天地,其余的天地都黯淡了。

“我说了,跟我念!”

“世界之――镇压!”

金湖县中医院怎么样
延寿县人民医院
福州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珠海牛皮癣医院那个好
乌鲁木齐治疗阴道炎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