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三国吕布逆转人生第六百零三章斗智斗勇中

2020-01-20 07:53:3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三国吕布逆转人生 第六百零三章 斗智斗勇(中)

前寨魏兵忽听闻喊杀声起,还未反应过来,只见前头无数吴兵蜂拥扑来,丁奉一马当先,舞刀拨开鹿角,撞入魏军前寨,前寨魏兵措手不及,立马被丁奉杀个人仰马翻。

丁奉一路径直冲杀,直到中寨,中寨魏兵早被惊得一片大乱,丁奉引兵突杀,这时,陆逊已然引军从后杀入,在前寨纵起火来。

火势一起,魏兵顿时更为慌乱,四处逃窜,丁奉趁势冲杀,説来,要不是魏军寨内猛将尽出,否则岂能让丁奉这般放肆!

只见丁奉在前头冲杀,冲散各寨内的魏兵,魏兵被杀得狼狈而逃,而陆逊则引兵马在后纵火,眼见魏军各寨火势蔓延,喊杀声、怒骂声、惊悚惨叫声混杂一片。

就在丁奉突入中寨右侧时,只见一员小将手提长枪,引一部兵马蜂拥挡来,丁奉不惧反喜,怒喝一声,猛挥手中大刀,策马迎去。

只见那小将与曹操麾下第一先锋大将夏侯惇有几分相似,正是其次子夏侯楙,説是迟那时快,两人瞬间交马。

夏侯楙年少气盛,拧起长枪暴刺而搠,丁奉眼冒精光,连闪躲避,夏侯楙自以为丁奉不敌自己之勇,顿时猛加攻势。

陡然间,丁奉看出一个破绽,骤然发作,一刀如电挥出,荡开夏侯楙怠獬ぁ夥纭馕摹庋b瑆※ww..那怪b酢囊簧尴欤暮顥成绫洌种谐で辜负跬咽址沙觥?br/>

丁奉眼露凶光,舞刀又起,夏侯楙毕竟年幼。只觉浑身肉颤。吓得勒马就逃。丁奉大喝一声,挥刀就砍。

夏侯楙避之不及,惨呼一声,顿时血光暴射,只见夏侯楙竟被丁奉一刀拦腰砍成两半,四周魏兵见状,无不吓得面色苍白,如吓飞了魂魄。慌乱逃散。

丁奉猛地下马,面色冷酷狰狞,将夏侯楙首级割去,然后悬挂在马上,纵马再次冲杀。

丁奉杀到哪里,哪里的魏兵见到丁奉马上夏侯楙的首级,皆是未战先怯,时下,陆逊在后已引兵将四个营寨烧起。

火焰冲天,照得黑夜如同白昼。丁奉越杀越勇,心头大是解恨。一路冲突,便要去寻魏兵的屯粮之所。

而曹真受曹操之命,把守在魏军大营数里外,一处山头的屯粮之所,曹真正是守备间,忽闻山脚下喊杀声大起,急忙出寨来看时,只见山下火光一片,竟是吴兵来袭大寨。

曹真见状,脸色剧变,军中将士无不惊慌,兵士更是乱作一团,曹真暗暗稳住心神,怒声咆哮,喝住一众军士,脑念电转,当下心起一计,遂速教军士埋伏于寨外壕沟之内,以做防备空虚之状。

不一时,丁奉从擒下的魏军俘虏中得知魏军的屯粮之所,迅疾引兵冲杀上山,丁奉一马当先,浑身血色,如若一头鬼煞,狰狞骇人。

丁奉眺眼望时,只见山上营寨防备空虚,心头大喜,急喝令催促兵士加紧脚程,迅疾望山上营寨扑杀过去。

眼见丁奉引兵杀来,寨内兵士依照曹真先前吩咐,立马慌做乱势,乱成一团,丁奉看得眼切,自以为魏兵胆怯,连甩马鞭,驰上山来。

就在这时,寨前一将策马冲出,挥枪一招,壕沟内顿起阵阵弓弦暴响,一片片箭潮暴射而出,丁奉无备,眼看箭如骤雨狂射过来,连忙舞刀抵挡,‘砰砰’连声暴响之下,血花暴现,

饶是丁奉这般骁勇,亦被这突如其来的冷箭攻势射伤,右肩上中了一箭,丁奉痛呼一声,身后惨呼之声,响不绝耳,不知被射死了多少兵马。

丁奉大瞪眼目,刹地变得血红无比,眼见山上辕门前的那员小将,又是准备发令,当即嘶声大吼,拔出右肩箭头,竟策马奔驰上去。

曹真见着,脸色冷酷,强忍慌意,急喝弓弩手发箭,一声令下,箭雨铺天盖地再次卷席而来,丁奉将大刀舞得密不透风,竟冒着箭潮,赫然突进。

在另一侧,曹操在高阜处侯了许久,却见吴兵空有声势,却又徐徐而进,此下魏军各部兵马侯备已久。

曹操越看越是心疑,就在这时,在其身侧的邓艾脸色一惊,似乎有所察觉,急忙向曹操秉道:“陛下,吴兵若以为我军疲乏,自然盛势而攻,可眼下却在此虚张声势,不做进取,事出反常必有诈啊!”

“我军大部兵马都在此埋伏,营寨空虚,若是吴兵派一部精兵前往袭击,纵火烧寨、烧粮,如之若何?”

邓艾话音一落,曹操顿时面色剧变,恍然醒悟,正欲张口时,却见东南方向处,猝然火光冲天,红通通的一片。

曹操见了,吓得心惊肉跳,一阵慌乱,四周魏兵将士无不变色,邓艾亦是见着,神色一凝,速与曹操谏道:“吴贼果然袭击我寨,陛下勿慌,若是我军急往去救,那吕蒙必定率兵趁乱掩杀,我军必遭大败!”

“依末将之见,此下可速教埋伏于东南小径后方的夏侯元让将军引兵回救,埋伏于左、右、中三处的兵马却都按兵不动!”

“如此一来,吕蒙便不敢轻举妄动,倘若吕蒙执意进攻,即时我军三处伏兵尽出,必可杀其个片甲不留!”

曹操闻言心头一定,很快便稳住慌态,心念一转,便是颔首应道:“士载所言甚是,事不宜迟,你速速赶去通报,朕自会传令诸军不可轻动!”

邓艾眼睛一亮,拱手领命,速勒马迅速离去,曹操所率的黑色军本就与邓艾的皂色军合在一处,埋伏于中路。

此下曹操便暂时接管邓艾的部属,而此时埋伏在左右两路的夏侯渊、于禁两部兵马,见营寨那处火光冲天,无不大惊失色。

夏侯渊、于禁皆欲拨军回救,但却未见曹操旗令,不敢擅自行动,忽然,在高山火光处旗帜摇摆,曹操竟是下令按兵不动,夏侯渊、于禁见之,皆是心疑,连忙各派部下裨将前往一探。

却説,吕蒙、孙韶、全琮三路兵马,眼见东南处火光涌起,无不大喜,吕蒙速下军令,教诸军准备,但见魏军回援,立马三军齐动,盛势掩杀。

可令吕蒙无比惊异的是,这候了不知多久,魏兵仍不见动静,吕蒙虎目一眯,心中亦是起疑。

孙韶、全琮却都是忍耐不住,急拨马赶来,孙韶先向吕蒙疾声问道:“吕将军,魏寇迟迟不动,如之奈何?”

“吕将军,魏寇营寨已然烧起,此下正是时机,何不下令,令三军齐出,盛势而攻?”孙韶话音刚落,全琮便扯着大嗓子,接话喝道。

吕蒙眉头一皱,脑念电转,沉吟一阵后,反而是一脸凝重而道:“老贼素来多谋狡诈,想必是发觉我军计策,不敢轻易回援,以防我军盛势掩杀,而魏寇兵力众多,此下在四处不知埋伏了多少兵马,大有可能只调后部兵马回援,其余兵众却都在此处按兵不动,若我军贸然进取,必反遭埋伏!”

孙韶、全琮两人韬略皆是不俗,听言后脸色纷纷一变,孙韶当即皱眉道:“如此这般,依吕将军之见,眼下该当若何?”

“老贼虽察觉我军计策,但其营寨被烧,魏寇军心定乱,人苦不知足,此番我军已占得大利,不必冒险过多纠缠,你等二人且各引兵马暗中前去接应陆都督,我自引大部兵马在此处与魏寇对峙!”

吕蒙深熟兵法,韬略更是超绝,此下主意一定,迅速调拨,孙韶、全琮明白其中道理,纷纷纵马离去,各暗中调拨兵马。

而在魏军大寨内,此下陆逊已引兵纵火烧了大半寨栅,陆逊听闻旁侧山头上,喊杀声四起,脸色一喜,顿时猜到丁奉已然寻到魏兵的屯粮之所,正欲引兵赶去。

就在这时,右侧处蓦然暴起一阵阵惊天动地的喊杀声,隐隐可见无数的魏兵人马正飞速望营寨此处扑涌过来。

陆逊见状,心头一荡,以为魏兵中计,赶来回援,虽未烧得粮草,亦不多做纠缠,立马下令鸣金撤军。

号角声一起,吴兵迅速撤去,在寨内的魏兵见援军回救,无不精神大震,纷纷上前截杀。

而在不远处的山头之上,丁奉正往寨内突杀,曹真见丁奉勇猛,不敢托大,只是引兵迤逦缠斗。

眼见丁奉凶戾勇猛,俨然杀开了一条血路,就在这时,山下忽然鸣金声起,丁奉听得,怒恨不已,嘶吼一声,亦不多做纠缠,下令撤军。

曹真见状,连忙把枪一招,命军士掩杀,怎奈其部属皆慑丁奉之勇,大多兵士不敢前进,唯有少数人追了过去。

丁奉把守后方,见魏兵追来,一声怒吼,宛如凶鬼喝叫,吓得那数百人皆不敢前,丁奉趁机引兵速退,奔驰下山,与陆逊迅速合军一处。

四下魏兵见得丁奉这尊煞神赶回,无不惊悚,被丁奉引兵杀得大乱,丁奉、陆逊随即突破而走,魏军大寨内火光滚滚,一片狼藉,丁奉军这一来一去,不知杀了多少魏兵,而魏兵被大火烧死者,互相践踏而死者更是不计其数。

“吴贼,夏侯元让来也,你等休想逃走!”

眼看吴兵将要撤去,夏侯惇怒得怒发冲冠,雷霆震怒,咆声大哮,恶煞绝伦,足可惊退八方鬼神。

丁奉、陆逊听是夏侯惇,皆是心头一颤,连忙催军速退,夏侯惇策马狂飙,绕过营寨,前往截杀,在夏侯惇身侧,邓艾一袭青袍,浑身尽是锐气,纵马狂奔,两人越冲越快,渐渐地身后的从骑都追赶不上。未完待续……

济南华夏医院专家号
天津市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门诊
成都公立牛皮癣医院
河北治疗阴道炎费用
洛阳儿童牛皮癣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