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久前结束的汤姆斯杯是当今羽坛“四大天王”的最后一次集体亮相。31岁的陶菲克在武汉的告别"> 印尼记者陶菲克婚后性情大变退役后将当教练_西城体育吧-西城体育网
网球

印尼记者陶菲克婚后性情大变退役后将当教练

2018-12-14 15:31:2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text_black_16_35_YaHei">  不久前结束的汤姆斯杯是当今羽坛“四大天王”的最后一次集体亮相。31岁的陶菲克在武汉的告别演出以失败收场,却并不影响他的人气。在武汉,他已经开始规划起了未来——会花更多精力照顾家庭,但不会离开羽毛球。近日,《雅加达环球报》资深普林娜向本报描述了场下的陶菲克。

现在 状态下滑 人气不减

第一场淘汰赛出任第二单打,不敌看着自己打球长大的日本小将,陶菲克来到混合采访区时面无表情。被反复追问着与“最后一届汤杯”“退役”和“失败”的话题,他有些不耐烦:“我说过好多遍了,不想再回答了。”说完背起球包,转身走人。此时,有志愿者上前索要签名,他满足了要求。正当感叹他的喜怒无常时,身边的普林娜发话了:“一直被问到这样伤心的问题,对他太残酷了,有脾气很正常,但陶菲克对球迷真的很不错,这就是陶菲克。”作为《雅加达环球报》的资深体育,普林娜跟印尼国家队和陶菲克已经有8年多时间。在雅典,她亲自见证了这位印尼天王加冕职业生涯最高荣誉。在武汉,普林娜感叹,陶菲克已经走下坡路了,没想到在中国依然有这么多球迷。

再见陶菲克,是两天之后,已经没有比赛压力的他在发布厅,用不太流利的英语对有问必答。“我不会中文,但听得懂中国球迷喊我的名字还有‘加油’‘我爱你’,真的很感动,在我运动员生涯尾声还能这么支持我,他们是我最忠实的支持者。”

过去 出道太早 全英遗憾

一年之间排名从第二陡降第10位,陶菲克知道,该是自己离开赛场的时候了。“这是我最后一届汤杯,也是我最后一届奥运会,我已经31岁,一切顺其自然吧!”“盖德坚持到了36岁。”被拿来和老友比较,他摊开双手摇了摇头:“他是他,我是我。”

和普林娜谈到这个话题,她把原因归结为陶菲克出道太早:“15岁进国家队,17岁拿到第一个公开赛冠军,他成名很早,结束得也会相对早,毕竟运动员生涯是有限的。”陶菲克是第一个实现羽坛“大满贯”的选手,可以说职业生涯已经没有遗憾:“没拿过全英赛冠军算一个吧,不过全英赛现在也只是一站公开赛了。”他说。

不过,对于奥运会后退役的说法,陶菲克予以否认:“不会这么早,我现在正在备战奥运会,还没有考虑退役的时间,也许还会坚持一两年。”在他的规划里,即使离开赛场,也不会离开羽毛球。据他介绍,今年他开设了自己的羽毛球青训营,以另一种方式继续他的羽毛球事业。

“培养更多年轻球员对抗中国吗?”开玩笑。但陶菲克没有笑:“中国在这个项目上的统治不是短时间能改变的,我不认为这是个好现象。”“所以你号召盖德和李宗伟成立联盟,阻击中国拿满奥运名额?”面对这样的问题,他的回应是“我没有说过这样的话。”

将来 要当教练 助力印尼

2009年,陶菲克已经退出国家队,单独训练和参赛。普林娜透露,这次汤杯,陶菲克本来不打算参加,在印尼羽总的要求下,他才随队来到武汉,“他还是希望能给年轻球员多一些机会。”但事实上,他对球队的表现有些失望,“这次印尼男女队的实力都不如以往强大,而且还在下降,陶菲克说过,但愿自己退役后,队伍能重新强大起来。”

据普林娜介绍,陶菲克对自己的青训营给予了厚望,虽然还处于起步阶段,但他已经有了完整的构想。“和他同时代的球员不少人已经开始当教练了,陶菲克邀请了几位加入,我猜等他真正结束球员生涯,也会来这里教球。”普林娜告诉,田儿贤一说的“看偶像的录像学打球”对陶菲克有所触动,他认为自己应该把经验传授给本国年轻球员,“他希望在教练席上坐五到十年后,会有所收获。”

除了羽毛球,陶菲克表示自己是个超级足球迷,不打球时就会和朋友踢一场,最喜欢的球队是曼联,“曼联与冠军擦肩而过,我太伤心了。”说着,他做出了夸张的表情。

场外 结婚之后 性情大变

“会不会和自己的孩子一起踢球?”说起家庭和孩子,陶菲克终于露出灿烂的笑容:“我的儿子太小了,才两岁,等他长大一点吧!”他还有个5岁的女儿,据说挺喜欢羽毛球,至于会不会也成为一名职业选手,陶菲克表示顺其自然:“我不会刻意要求她,尊重她的想法,毕竟当运动员太辛苦,高强度的训练、心理压力,需要承受的太多。”言语间充满了疼爱。

陶菲克的妻子阿咪出身名门望族,她父亲是陆军中将、印尼前交通部长。这对明星夫妻在印尼知名度甚高。“在印尼,他们比贝克汉姆夫妇还要有名。”普林娜介绍,“不过他们不像小贝夫妇那样频繁出席社交场合。”除了2006年那场举国瞩目的婚礼,两人婚后生活相当低调,普林娜猜测可能跟阿咪的家庭背景有关系。

另外,她还透露,成家后的陶菲克人也变得随和很多。“我跟他约过一次采访,时间定在下午4点。3点50分的时候,他打来说‘采访是4点吧,我们到时候见’。这是陶菲克以前绝对不会做的事。”

青岛画册设计
高压喷嘴
杭州大金空调专卖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