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

萌妻难驯 第三百一十二章 亲妈很反常

2019-10-12 23:52:1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萌妻难驯 第三百一十二章 亲妈很反常

蒋勋走下车,十分绅士的打开了车门。[燃^文^书库][]vom看到女儿和儿子坐在车里,蒋斯喻缓步走了过来。

“怎么不进去?这么晚了,你们坐在车里晒月亮吗?”

母亲居然开玩笑,看来她的心情很不错。

只不过,陆雪漫很想知道谁能让亲妈如此愉悦。

推开车门,司徒信笑着戏谑,“妈,你还好意思説。连招呼都不打就把孩子们扔在家里,害的我和漫漫担心的要死。你老实交代,跟谁约会去了?”

“你这张嘴越来越没遮拦了,谁家的儿子会这么编排自己的妈?”

横了他一眼,蒋斯喻示意蒋勋抱孩子们上楼。

xiǎo心翼翼的打开车门,陆雪漫轻手轻脚的把顾雅熙抱进怀里,抽身向儿童房走去。

xiǎoxiǎo姐的睡觉气和起床气大的惊人,除了大xiǎo姐,谁也摆不平。

看着女儿背影,蒋斯喻轻轻叹了口气,望向司徒信,本想説些什么,却怕吵醒孩子而没有开口。

给两个xiǎo魔星盖上被子,陆雪漫吻上他们的额头,转身要走,却被顾明轩拽住。

“怎么醒了?”

“妈,我有件事要告诉你。”搂着妈妈的脖子,他压低了声音,把权慕天交代的事情一字不落的复述出来。

人xiǎo鬼大的xiǎo魔星!

才见了他一面,就这么听那个魂淡的话,真心没救了!

“你从他那儿得到了什么好处?”

“我哪有?我是出于愧疚才帮忙的。再説,他扔下我和妹妹不管,我肿么可能要他的东西?”

下意识的摸了摸裤子口袋,他发现限量版奔驰车模不见了,顿时紧张到不行,跳下床去翻裤兜。

看着他猴急的样子,陆雪漫低低的笑了。从抽屉里拿出车模,在儿子面前晃了晃,xiǎo家伙眼前一亮,跳起来去抢,却扑了个空。

“我问你,这东西从哪儿来的?”

顾明轩紧紧盯着妈妈手里的东西,抿了抿唇瓣,打定主意死扛,“这个是我用攒起来的零用钱买的。”

“多少钱买的?”

“这个……我忘记了。”

“编,继续编!”

“真是我攒钱买的……”

戳了戳儿子的脑门,她板着脸训斥道,“你是个xiǎo守财奴,舍得买这么贵的玩具?我给你三秒钟考虑时间,如果你不説实话,这东西就归我了!1——2……”

妈,你这么坑儿子,真的好吗?

“是他给我的。”

就知道是车模是权慕天用来收买儿子的!

xiǎoxiǎo的车模看上去不起眼儿,却是微缩版的真车。这个车模还是限量版的,与奔驰豪车的价值不相上下。

这厮为了笼络孩子,可真舍得花血本!

“他是谁?”

“我用辣椒油整的那个人……”

“你整的人多了,送你车模的到底是哪一个?”

“是你的前夫,我的亲爹!”

哀怨的看了妈妈一眼,顾明轩眼中满满的都是鄙视,仿佛在説,你这么装傻合适吗?

“人家有名字的,叫权慕天。”

陆雪漫把车模还给儿子,催促孩子回去睡觉。

把车模藏在枕头底下,他问的十分认真,“妈,你跟权慕天分开是不是因为你不喜欢他,移情别恋了?”

噗……

顾同学,你真的知道的太多了!

“这也是他让你问的?”

“不是,是我自己想知道……国内的家庭剧都是这么演的。夫妻分开要么是男人变心,要么是女人有了别的心上人,你和权慕天属于哪种?”

关掉床头灯,她刮了刮儿子肉呼呼的鼻尖,淡淡説道,“我们属于第三种。”

“第三种是神马意思?”

“大人的事情xiǎo孩儿不要管。睡吧。”

“不説算了。”哼了一声,他把自己裹成蚕蛹,翻过身,闭上了眼睛。

陆雪漫走出儿童房,屏幕上跳出了一个无比熟悉的号码,虽然没有保存在通讯录里,可她知道来的人是谁。

快步走进书房,她才按下了接听键

,“有事吗?”

“xiǎo轩都告诉你了吗?”

“説了。”

“……”

另一端陷入沉默,陆雪漫摸不清他的意思,却不想跟他耗下去,“你还有别的事吗?”

“包子很好吃。”

其实,权慕天打只是单纯的想听听她的声音。

“你要是没有其他事情,我就挂了。”

xiǎo女人迫不及待的想收线,他急忙问道,“漫漫,孩子们放春假的时候,能不能让我带他们回海都?”

她看得出来,两个孩子很需要权慕天这个父亲,也并不反对他与孩子们接触。

可春假马上就到了,突然让她把两个孩子交出去,无论是心理还是情感,她都接受不了。

况且,他们从xiǎo没离开过她,要去海都那么远的地方,让她怎么放心的下?

“你没有抚养权,我不能答应你。”

权慕天本能的认为她不希望两个孩子接受他这个父亲,便打算用交换的方式让她用意。

“漫漫,我已经无条件把核心技术转让给司徒集团。作为回报,你是不是可以重新考虑一下我的提议?”

原本她还有些犹豫,而男人的话让她瞬间铁了心。

“权慕天,你还是这么精于算计!你帮的是司徒集团,不是我!就算你是因为孩子们才放弃了巨额利润,我也不会领情!你给我记住,他们是我的孩子,跟你没有半毛钱关系!”

他本想再説diǎn儿什么挽回局面,听筒里却传来嘟嘟的忙音。等他再拨过去,发现对方已经关机了。

烦躁的把扔在桌上,他抬眼看到大周局促的站在门口,招手示意他进来。

“少爷,按照少奶奶留的字条,您该吃药了。”

扫了一眼便签纸,清秀的字迹早已刻在了他心里。可是,他越来越搞不懂陆雪漫,既然她关心自己,为什么要拒人于千里之外呢?

少爷脸色阴沉,郁结的表情让大周整个人都不好了。

“有句话我不知道该不该説?”

“説吧。”

“那我説了,您别生气。”他清楚少爷的脾气,开口之前必须拿到免死金牌,否则后果太惨烈,他承受不来。

“嗯。”把药片混着水吞下去,权慕天随手翻阅文件,并没有抬头。

“我有两个孩子,虽然不是双生子,但也是我老婆的心头肉。xiǎo少爷和xiǎoxiǎo姐是少奶奶用命换回来的,她看重孩子们,也在情理之中。”

目不转睛的看着少爷,他深吸了一口气,硬着头皮缓缓説道。

“我听説,孩子出生以后在保温箱里住到百天,中间医生曾经三次下达了病危通知书。要不是少奶奶坚持,只怕您就见不到他们了。您才跟孩子碰了一面就要把他们带走,少奶奶怎么能受得了?而且,您还是那种口气……孩子不是物件,不是随随便便用什么就能换来的。”

他的意思是碰了一鼻子灰是我活该喽?

狭长的凤目迸出阴冷的寒光,吓的大周一缩脖子。他自知多嘴了,转身想走,却被权慕天叫住。

“那你説我该怎么办?”

“我老婆説,只要能让老婆、孩子活得开心,就是天底下最好的丈夫。”

让陆雪漫和孩子们开心并不难。

他倒是很想知道呆在司徒信身边,他们过得是不是如意?

微微扬起唇角,他抬眼吩咐,“我要知道他们这些年生活的所有细节。事无巨细,全部给我查清楚。”

“是。”

挂断,陆雪漫坐在宽大的窗台上,看着苏黎世迷人的夜色,思绪不知不觉飘回到六年前。

那时候,她是个落魄的xiǎo法医。男友被最好的姐妹撬走,不仅被迫辞职,还被人跟踪。

如果不是权慕天施以援手,天知道她会变成什么样子。不管当时他接近自己出于什么目的,都是他一次次把自己从死亡边缘拉回来。

要不是她被深度催眠,他们也不会闹到这个地步。

嫁给司徒信,他会把他们母子照顾的很好。

可作为司徒家族唯一的继承人,他始终需要一个自己的孩子,而这恰恰是陆雪漫给不了他的。解决办法无外乎两种,外室或者代孕。

如果她承受不住这些,他们的婚姻迟早会土崩瓦解,三个孩子也会再一次受到伤害。

看来,她需要重新考虑他们的婚事了。

正想着,书房的门被人从外面推开,蒋斯喻不徐不疾的向她走来。递给女儿一杯安神茶,她静静的望了一会儿,欲言又止。

浅浅抿了一口,浑厚的茶汤驱散了她内心的寒意,抬眼望着母亲,她嘴角勾起一抹菀儿。

“您有什么话就直説吧。”

被女儿看穿心事,她有些不自然,“我今天见过你夜伯伯了。”

权慕天一如既往的腹黑,连亲爹都被他拉出来帮忙,这厮真是无耻到家了!

“他找我是为了c&g的事情。”

母亲的话如同此地无银三百两,欲盖弥彰的表明了她与夜云山会面的目的。

“如果您在家,xiǎo天哪有机会把xiǎo轩和西西带出去?”

微微一笑,她不留情面的戳穿了真相,令蒋斯喻分外尴尬。diǎn了diǎn女儿光洁的额头,她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

“漫漫,答应我的事情你都做到了。倒是我太固执,让你为难了。”

作为蒋家大xiǎo姐,温柔、善解人意这些词汇统统与她不沾边。冷艳高贵,低调奢华有内涵才是她的本色。

亲妈突然转性让她很不适应,摸不清她葫芦里买的什么药。望着她,陆雪漫不放过她任何一个表情,xiǎo心翼翼的问道,“妈,你到底想説什么?”

陇南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新疆治疗男科医院
朝阳治疗妇科医院
陇南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新疆治疗男科医院哪家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