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

神门第九百六十一章我等不及了快点

2018-12-11 18:30:1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神门 第九百六十一章 我等不及了,快点!

花儿重开?

什么意思?

平阳自然是听出来这个声音正是来自于琴闲,可是,她没有听明白的是,琴闲的这句花儿重开指的是什么?

难道,是要让他手里的花重新绽放吗?怎么可能,都已经快要凋谢的花,还有可能重新绽放吗?

这是平阳心里直觉的想法,可很快的,她的眼睛就瞪圆了,从来没有一次,她的眼睛瞪得像现在这样圆过。

因为,在琴闲声音响起的一瞬间,原本捏在他手里的那朵近乎于凋谢的野花竟然真的绽放了。

而且,还是一种极为诡异的绽放。

一抹淡淡的光华在那朵野花上闪过,接着,野花便如同复苏了一样,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疯狂的绽放,而且,还在不断的变大,每一片花瓣,从最开始的指甲大小,变得如铁锅,再如磨盘。

恐怖的一幕。

平阳这一次是真的懵了,因为,她离得太近了,近得可以清楚的看到琴闲手里的花不是幻影,而是一朵真实存在的野花。

“轰隆!”就在这个时候,墨山石手中的黑色巨锤也终于落了下来,只是,却是直接落在了那朵绽放的野花中。

但很快就被野花中间一根根花蕊一样的东西给缠住,那些东西就像是有了灵性一样,不断的往上缠着,从黑色巨锤,再到墨山石的手臂,最后,甚至缠到了墨山石的脖子还有脑袋上面。

“嘭!”一声轻响。

原本绽放的花瓣突然间闭合在了一起,那一瓣瓣已经变得比磨盘还要巨大的花瓣瞬间便将墨山石完全给包裹了进去。

“呵呵,我还是不太喜欢看到鲜血。”琴闲淡淡的笑声响了起来,接着,手中包裹着墨山石的野花便被他随意的丢弃到了一边。

巨大的野花砸落在地面,发出一声沉闷的响声,竟然硬生生的在地面砸出一个足有半寸的浅坑。

“……”

“……”

寂静,无数正在疯狂冲杀的人类联盟的弟子们此刻都变得无比的寂静,因为,眼前的这一幕实在是让他们无法接受。

墨山石啊!

伏羲谷的谷主,圣域以前的几大至强者之一啊!

圣境巅峰实力的存在,这样的存在,竟然被一击便击败?而且,还是以如此诡异的一击击败?他们如何能接受得了。

“放心吧,你们的墨谷主还没有死呢,不要这么急着害怕,别怕,你们继续杀,慢慢杀,我一点也不急的。”琴闲似乎有些不太适应这种寂静,立即跟着周围的人类联盟弟子们解释道,同时,为了怕人类弟子们不相信,还特意的踢了地上的野花一脚。

“轰隆!”野花被踢得飞起,在空中画出一个完美的弧线,然后,再次重重的砸落在地上。

而就在野花再次落地时,一声痛苦的惨叫声也响了起来。

正是被野花包裹的墨山石。

“你们看,没死吧?真的没有死,你们不要这么急着放弃抵抗,拿出你们刚才的气势出来,把你们的墨谷主救出去啊。”琴闲听到墨山石发出的惨叫声之后,也似乎轻轻的松出一口气。

但这样的解释,落在人类联盟弟子们的耳中,却是无比的古怪。

没死?

不要放弃抵抗?

把你们的墨谷主救出去啊。

人类联盟弟子们的脸色变了,不单是普通的弟子们脸色变了,就连其中的一些圣境强者还有宗门的门主们脸色也完全变了。

那是一种发自于内心的苍白。

而其它的四名神境强者,还有站立在云轻舞身边护卫着云轻舞安全的麟雨在听到这里的时候,却都是神情各异。

麟雨的冰冷,自然是不太喜欢琴闲的做法,可是,他却又无法阻止,因为,琴闲这个异类的可怕远远不止现在这种程度。

至于其它的四名神境强者,有笑的,也有将头歪向一边眼不见为净的。

当然了,还有趁热屠杀的。

“吓傻了吗?那就正好,全部杀掉!”在一个暴起的声音中,两名人类联盟的弟子也倒在了血泊中。

平静的“湖面”再次被“一石”打破。

原本寂静的气氛变成了恐慌,即使,人类联盟的弟子们明明知道这是一场至死方休的血战,可是,他们的心里依旧无法完全放弃害怕。

这种害怕,让他们的动作变得迟缓,同样的,也让他们距离死亡越来越近。

“杀啊!”

“拼死也要救出蒙天前辈!”

“反正都是死,我跟你们这些妖魔拼了!”

人类联盟中发出一声声嘶喊,残酷的血战再次开始,只是,气氛却已经与刚才完全不同,一种绝望深深的笼罩是他们的心头,让他们惊恐,让他们无助,让他们的眼中有着不甘的泪水。

而琴闲在看到杀戮重新开始之后,脸上也再次露出淡淡的笑容,同时,目光也重新落在了平阳的身上。

“不要怕,我跟他们这些妖魔可不一样,我不喜欢杀戮。”琴闲一边笑的同时,也再次朝着平阳走了过去。

“那你喜欢什么?”平阳在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后,也一边后退一边继续说道。

“花,我不单可以让凋谢的花朵重新开放,甚至连枯萎的花朵在我手里都可以重获新生,怎么样?你试想一下,如果这个世界处处都有着盛开的鲜花,而且,一年四季都不凋谢,有多美?”琴闲在说到最后的时候,眼中也流露出向往的神情。

“是挺美的,那你教教我,告诉我你怎么做到的啊?”平阳在说到最后的时候,也突然间不再后退,而是停了下来。

“呵呵……”琴闲脸上的笑容依旧,但目光却在平阳的身上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番,最后,落在了平阳那双清彻如水的眼睛中:“咦?你的眼睛很漂亮。”

“确实比你的漂亮。”平阳点了点头。

“可惜,我不喜欢比我漂亮的东西,所以,你这双眼睛如果用来做花肥的话,应该会让鲜花开得更加鲜艳。”琴闲同样点了点头,然后,一脸认真道。

“你在说谎!”平阳说道。

“噢?说说看,我如何说谎了?”琴闲的脚步同样停了下来,停在了平阳面前的两步距离,因为,平阳没有再退,那么,他自然就没有必要再近。

“云轻舞的眼睛也比你的眼睛漂亮,为什么你不挖?”平阳一边说的同时,也一边朝着云轻舞的位置一指。

“云轻舞吗?”琴闲脸上的笑容终于僵硬了一下,目光也若有若无的朝着云轻舞的位置看了一眼。

正如平阳所言。

云轻舞的眼睛同样很美,一双凤目中有着淡淡的光芒,不算太明亮,但是,却有着一种超脱尘世的平静和淡漠。

“琴闲,你看什么看?”麟雨看着琴闲看向云轻舞的目光,后背也莫名的有些一凉,身体下意识的就准备拦在了云轻舞的面前。

但云轻舞却在这个时候轻轻的摆了摆手,同时,一身雪白的长裙也微微一动,慢慢的朝前踏出一步。

“如果你能杀了‘蒙天’,若你想要,我这双眼睛就给你做花肥。”云轻舞在踏出一步之后,口里也发出一声淡漠的声音。

“什么?!”

不止是麟雨,包括其它的四名神境强者,还有人类联盟的弟子们在听到云轻舞的声音后,心里都是微微一惊。

云轻舞竟然真的同意了。

这在所有人的眼里是根本就不可能存在的事情,都不用说平阳刚才的挑拨离间有多么的明显和低级,单是云轻舞现在的身份,就完全没有必要主动来开口答应这种事情。

那可是一双眼睛啊!

“呵呵……少主说笑了,我琴闲怎么敢对少主不敬,妄图打少主眼睛的主意呢?”琴闲的目光在云轻舞的眼睛中盯了良久后,也终于笑了。

“无胆鼠辈。”平阳同样在笑,只是,却是冷笑。

“琴闲,你还跟她废什么话,直接杀掉!”麟雨似乎微微的松出一口气,然后,语气也再次变得冰冷。

“嗯,让我想一想啊,要怎么样才能让你死得好看……对了,花葬怎么样?就是我先喂你吃几颗种子,接着,我再让种子发芽,这样你的身上就能开满各种各样的鲜花了,保证会非常好看!”琴闲思索了片刻后,目光也微微一亮。

而人类联盟的弟子们在听到这里的时候,一个个的眼中则都是露出一种惊骇的表情。

让人的身上开满各种鲜花?!

这是何等残忍的杀人方法,可是,这种杀人方法,在琴闲的口里却被说成了一种非常好看的死法。

异类,真正的异类。

或者说是……

心理扭曲!

别说是人类联盟的弟子们受不了,就算是周围的其它几名神境强者在听到这里的时候,一个个的眼皮都是跳动了几下。

地面的鲜血,很红。

但是,与杀人不见血的琴闲比起来,那些鲜血就算再红,也无法让人感觉到一种源自于内心的恶心。

不过,对于琴闲而言,却明显是非常的兴奋。

感觉上就像是找到了一种极为好玩的事情一样,竟然兴奋得身体都有些微微的颤抖,那张阴柔的脸庞上,更是不断的泛起莹莹的红光。

“好了,我等不及了,快,快把这些种子吃下去!”琴闲兴奋的同时,也很快的从身上摸出一把乌黑的种子,递到了平阳的面前。

“吃下去,真的就可以在身上长出各种各样的花朵吗?”平阳眨了眨眼睛,一副天真无邪的姿态。

“当然。”琴闲兴奋的点了点头。

“那可以长出什么花儿呢?”

“这个你就不用管了,肯定会非常漂亮,相信我。”

“种子好吃吗?”

“好吃。”

“好吧,那我就相信你一次。”平阳听到这里,终于点了点头,然后,也伸手接过琴闲手里的种子。

这样的一幕,别说是周围的人类联盟弟子,就连几名神境强者的脸上都露出一种惊讶而古怪的表情。

真的接过去了?

不会傻到这种程度,真的自己把种子吃下去吧?

虽然,神境强者们都非常清楚,眼前根本就不是平阳自己能做主的,但是,做不做主和自己愿意吃,还是完全不同的。

“那我就吃了啊。”平阳在看了看手中的种子后,也再次抬起头来,对着一边期待着的琴闲说道。

“嗯,快吃吧,我都有些等不及看到美丽的景象了。”琴闲点了点头,有些等不及的催促道。

而平阳也没有再多犹豫,直接就清了清嗓子,咳了咳,抓着种子的手一举,就准备要将一手种子吃下。

“真的要吃?!”

“不会吧?”

周围的人看着这一幕,一个个都是将眼睛瞪得滚圆。

可就在那些种子眼睁睁的马上就要落入被平阳放到嘴边的时候,平阳的手也突然间停了下来。

“等一下,我好像忘了一件事情。”平阳仰着头说道。

“又有什么事?”琴闲似乎有些等急了。

“我戴着面巾啊,怎么吃?”平阳指了指脸上蒙着的黑色面巾,小脑袋摇得就如同拨浪鼓一样。

“脱掉面巾就可以吃了啊。”琴闲随口说道。

“不行不行,我一只手抱着圣天战神‘蒙天’,一只手又抓着种子,哪里还有更多的手可以摘下面巾?要不然,你来帮帮我?”平阳再次摇头。

“帮你吗?好吧。”琴闲看了一眼平阳,发现确实如平阳所言,两只手根本就没有办法再抽出第三只手来。

“琴闲,小心中计!”麟雨一眼看到琴闲真的将一只手慢慢的伸到平阳面前的时候,心里也突然间闪过一抹极为不妙的感觉。

但是,如他预料中的事情却并没有发生。

平**本就没有任何要避开或者出手的意思,依旧是如刚才一样仰着小脸,任由着琴闲的手落在她脸上的黑色面巾上。

再然后,一块黑色的面巾便被揭了起来,在黑色的面巾上,还有着一个斗大的“神”字,在清晨的阳光下,闪烁着淡淡的光芒。

“现在你可以……嗯?!”琴闲的话在说到一半的时候,脸上那急切的笑容却是突然间变了。

(昨天喝酒喝多了,今天还没有缓过神来,抱歉!昨天欠的一章更新,明天补上!)

分享到: